目前 目前读音 目前英文 目前例句 目前引证解释

目前是一个汉语词汇,读音为mùqián,意思是现在、此刻,即到现在为止的意思。《后汉书·文苑传下·赵壹》等均有相关记载。

目前(词语)

今天词句

今天词义

今天 jīntiān

(1) [Today]:说话时的这一天;本日,现在

例:今天的任务。

例:那年的今天。

(2) [This day]:用在指一天之中某个时候的名词前面,表示指的是今天的某个时候。

例:今天早晨起得很早。

(3) [Now;At the present]:此刻,现在;当前

例:在今天去争辩地球是圆的是没有必要了。

例:今天的事情今天做!

今天名句

“把今天当作明天,把现在当作未来,把今生当作来世;没有永远的永远,只有现在的现在”

“人这一辈子,可以不在乎昨天,因为它已经过了;也可以不在乎明天,因为它还没来;但你必须得过好今天!”

汉语词汇基本特点

①汉语语素绝大部分是单音节的,单独使用时就是词,不单独使用时就是构词成分。如:“光”和“明”既是两个语素,又是两个词,二者合起来是一个词。②构词法与句法基本一致,这主要由于汉语缺乏形态变化,词根复合是新词产生的主要方法,因此很多复音词是由古代单音词构成的词组发展而来的,如妻子、困乏等。

③汉语复音节词绝大部分是合成词,但有一部分是双音单纯词,主要表现为叠音词和联绵词。叠音词是同一个字重叠而成,如关关、交交、习习、所所等;联绵词大多数是由具备双声或叠韵关系的两个字构成的,如:逍遥、徘徊、望洋、萧瑟、流离、倜傥等。叠音词和联绵词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词中的单字不表示任何意义,只起记录音节的作用,重叠或两个字合起来后的两个音节表示具体词义。

④汉语中有一大批外来词(包括少数民族词语),音译外来词自古就有,如:匈奴(Huna) 、佛(buddha)等,属于古代的音译外来词;雪茄(cigar)、康拜因(combine)、加仑(gallon)等,属于现代的音译外来词。汉语中的外来词主要有两种情况:纯粹音译,就像上面所举的例子;半译音半译义,如 :哀的美敦书(uleimatum) 、吉普车(jeep)、啤酒(beer)等。

⑤汉语词汇的双音节化趋势:单音节词常常扩充为双音节,多音节词语往往被压缩成双音节,如:车—车子,鸟—飞鸟,月—月亮,窗—窗户,高级中学—高中 ,电视大学—电大 ,对外贸易—外贸,挖掘潜力—挖潜等。

⑥汉语中有大量四字成语,就其语言结构单位说,多属于词组,就其造句功能说,相当于一个词。任何一种语言的词汇都永远处于不断变化状态,汉语词汇将随着中国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和丰富。

汉语词汇相关内容

单音节语素和复合构词法

词汇由词组成,词由语素构成。汉语的语素绝大部分是单音节的。它们不单用的时候是构词成分,单用的时候就是词。由于许多单音节语素能独立成词而语素和语素又能相当自由地复合成词,这就使汉语构词具有很大的灵活性。用复合法构成的词,人们容易理解和接受。因此汉语在历史发展中就能方便自如地创造新词,以表示不断出现的新概念,满足社会对于语言的要求。例如“生”、“产”两个语素,它们既能单独成词,又能相互组成复合词“生产”、“产生”;同时还能个别地跟其他单音节语素组成一系列复合词,包括许多新词在内。例如:生活、生存、生物、生理、生态,发生、滋生、派生、寄生、卫生;产业、产品、产量、产值,出产、资产、特产、包产。

构词法和句法的一致

汉语缺乏形态变化,语音-形态学构词法仅存上古遗迹, 如:入(-p)/内(-d)、立(-p)/位(-d)、执(-p)/贽(-d)、接(-p)/际(-d)、结(-t)/髻(-d)、锲(-t)/契(-d)、脱(-t)/蜕(-d)、列(-t)/例(-d);汉语又缺少地道的前缀和后缀,词缀附加法在构词上不占重要地位。汉语里应用最广的构词法是词根复合法,即依照句法关系由词根组成复合词的方法,这种构词法跟由词结合为词组的造句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比如,汉语词组的主要结构类型为“偏正”、“并列”、“述宾”、“述补”、“主谓”,而复合词的构成格式也同样是这 5种。因此,汉语里常有词组转化为词的现象(如“国家”、“衣裳”),而一个双音组合是词还是词组有时难以确定(如“打仗”、“吵架”)。

叠音字和联绵字

汉语词汇的基本构件是单音节语素。这个特点表现在书写形式上就是“一字一义”,即每个字代表一个成词的或不成词的语素,不代表语素的字是例外。就汉语固有词而言,这些例外主要见于“叠音字”和“联绵字”。叠音字和联绵字都是双音的单纯词,其中每个字只代表一个音节。叠音字由两个相同的字组成,多数是形容词和象声词,如:盈盈、楚楚、孜孜、喋喋、熊熊、习习、喃喃、啾啾。联绵字大多由两个具有双声、叠韵关系的字组成,多数是形容词,也有一些指具体事物的名词,如:参差、踌躇、忸怩、陆离、玲珑、 伶俐、 拮据、倜傥、磊落、仿佛、鸳鸯、孑孓、蟾蜍、 辘轳 (以上双声),伶仃、混沌、酩酊、迷离、腼腆、依稀、潺湲、玫瑰、螳螂、蜻蜓、碌碡(以上叠韵)。古代汉语里有不少叠音字和联绵字,近现代汉语沿用了一些,也新创了一些。

外来词的义译

跟其他许多语言一样,汉语词汇以民族固有词作为主体,也适当吸收外语词来丰富自己。但汉语的词大多数是字各有义的,字不表义的音译外来词在说汉语的人的心理上较难接受,因而纯粹音译词在汉语词汇里所占的比重很小,通用的为数更少。一时一地曾经流行的某些音译词也往往逐渐为自创的词所取代。如:扑落( plug,插头)、水汀( steam,暖气)、(卡通 cartoon,动画片)、麦克风(microphone,扩音器)、盘尼西林(penicillin,青霉素)。汉语里比较通行的吸收外语词的方式是:①译音加类名,如:卡车(car)、啤酒(beer)、芭蕾舞(ballet)、高尔夫球(golf);②半译音半译义,如:霓虹灯(neonlamp)、珂罗版(collotype)、摩托车(motor-cycle)、冰淇淋(ice-cream);③仿译,即用汉语语素对译原词的组成部分,如:篮球(basket-ball)、马力(horse-power)、汽船(steamboat)、笔名(pen name)、快餐(quick lunch)、 机关枪 (machine gun) 、 幼儿园(kindergarten)。最后一种义译法尤其常用。

双音节化趋势

汉语词汇的发展倾向于把单音节扩充为双音节,把多音节压缩为双音节。把单音节扩充为双音节的方式是在单音节的前面或后面加上一个成分,如:发/头发、唇/嘴唇、雀/麻雀、鹊/喜鹊、鲤/鲤鱼、韭/韭菜、鼻/鼻子、指/指头,或者把两个意义相近或有关的单音节合起来用,如:皮肤、牙齿、墙壁、窗户、云彩、月亮。把三音节压缩为双音节的方式是省去其中一个音节,如:落花生/花生、山茶花/茶花、机关枪/机枪、潜水艇/潜艇、生地黄/生地、川贝母/川贝。把四个以上音节压缩为双音节的多见于某些词组的简称,如:初级中学/初中、化学肥料/化肥、华侨事务/侨务、对外贸易/外贸、文化教育/文教、政治法律/政法、彩色电视机/彩电、科学技术委员会/科委、高等学校入学考试/高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联。

四字成语

汉语词汇里包含大量成语。汉语成语的特点是绝大部分是四个字,而且正如汉语复合词多由两个语素并列构成,四字成语的内部成分也大多两两并列。这是汉语骈偶性的一种表现。四字成语结构紧凑,语法功能相当于一个实词。它们具有特殊的修辞作用,应用十分广泛。例如:铜墙铁壁、凤毛麟角、粗枝大叶、落花流水、来龙去脉、 油腔滑调、 东鳞西爪、狼吞虎咽、轻描淡写、胡思乱想、里应外合、半斤八两、一干二净、五花八门、千方百计、开宗明义、顶天立地、兴风作浪、设身处地、发号施令、捕风捉影、咬牙切齿、改头换面、惊心动魄、开诚布公、标新立异、驾轻就熟、好高骛远、避重就轻、挂一漏万、风平浪静、海阔天空、水深火热、兵荒马乱、心平气和、筋疲力尽、眉飞色舞、目瞪口呆、貌合神离、身败名裂、德高望重、人微言轻、夜长梦多、凶多吉少、尔虞我诈。

汉语词汇历史发展

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和语言学问题》里指出:“语言是随着社会的产生和发展而产生和发展的。”“语言的词汇对于各种变化最敏感,它处在几乎不断变化的状态中。”“工业和农业的不断发展,商业和运输业的不断发展,技术和科学的不断发展,都要求语言用工作需要的新词新语来充实它的词汇。"汉语词汇正是这样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经过漫长的历程,达到非常丰富的境地。主要的趋势是:新词不断产生,构词法逐渐完备,双音节化倾向越来越显明。以下分4个时期略述大概。

先秦

现在能看到的反映汉语词汇最早状况的文献是殷代甲骨卜辞。从中已经认识的甲骨文字有1000个左右。从这些文字可以看出许多属于基本词汇之列的词当时已经出现。就词性看,它们绝大多数是实词,其中名词最多,动词次之,形容词很少。就语义内容看,它们包括的范围颇广,涉及自然现象、生产劳动、物质文化、社会关系、日常生活、意识形态等方面。以一部分名词为例,如关于自然界的名称:天、日、月、星、风、云、雨、雪、雾、 雹 、虹、山、阜、丘、陵、陆、岩、岳、河、川、泉、州、沚、涧、谷、土、石、水、火;季节和时间的名称:年、岁、春、秋、时、旬、今、昔、翌、晨、旦、朝、昃、 昏、 暮、夕;方位的名称:上、下、右、中、左、内、外、东、西、南、北;动植物的名称:马、牛、羊、豕、 豚、 彘、犬、兔、兕、象、狼、狐、虎、鹿、麋、牝、 牡、 鱼、龟、蛇、鸟、雏、雀、雉、鸡、虫、蠋、螽、木、 林、杞、栗、杏、桑、竹、禾、粟、稷、麦、秫、穈;人体和器官的名称:人、身、首、面、眉、目、耳、 鼻、 口、舌、齿、肘、趾、心、腹、骨;生产和生活资料的名称:田、畴、圃、囿、宫、室、宅、寝、门、户、 仓、廪、窌、牢、圂、井、舟、车、舆、刀、斧、斤、 耒、 犁、弓、矢、网、罗、毕、阱、鼎、鬲、尊、俎、 卣、斝、簠、甗、皿、盘、壶、爵、米、羹、酒、鬯、 丝、 帛、衣、裘、巾、带、旂、橐、玉、贝、角、磬、 鼓; 武器的名称:戈、矛、钺、介、盾;人伦和身分的名称:祖、妣、父、母、兄、弟、妻、妇、嫔、妾、子、 侄、 孙、宾、臣、宰、民、奴、俘、奚、众、工、畯、 君、 王、侯、伯、尹、卿、巫、史;天干地支的名称; 甲、 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 寅、 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甲骨卜辞里双音组合很少,但在传世今文《尚书》的《商书》里却为数较多,构成格式主要是偏正式和并列式。如:天命、天时、王庭、少师、冲人、百姓、师长、邦伯、众庶、谗言、神祇、奸宄、法度、心腹、田亩、津涯、老成、笃敬、先后、远迩、安定、震动、颠越、攘窃、殄灭。其中有一些已经可以看作复合词。

周秦时代

特别是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变化较大较快,诸如生产力的提高、经济基础的变动、政治制度的演进、学术文化的进步,都促使汉语词汇迅速发展,主要表现为新词大量产生和双音节化倾向渐趋明显。古代汉语词汇的基本规模在这个时期初步形成。

这个时期实词中的各类名词、动词和形容词都大为增加。以反映物质文化的一部分词为例,如农作物的名称: 谷、稙、稺、穜、稑、秬、秠、芑、粱、穄、?、麻;农具的名称:?、耨、铫、?、钱、镈、枷;田地和耕作的名称:畎、町、畦、畔、畛、畹、菑、畲、垦、耕、稼、种、获、穮、耘、耔;金属和冶铸的名称:金、铁、铅、镠、锻、 铄、冶、铸;衣着的名称:裳、衮、祎、袗、襦、袍、 袢、褐、襁、襟、衽、袂、冠、冕、屦、舄;乐器的名称:琴、瑟、笙、竽、箫、管、簧、壎、篪、钟、镛、鼗、柷、敔。在反映上层建筑方面,出现了许多关于政治、职官、礼制、军事和刑法的词;关于伦理道德的词陆续增多,如:孝、弟(悌)、德、忠、信、仁、义、知(智)、勇、廉、耻。

其他词类也有比较充分的发展。诸如指示代词、人称代词和疑问代词,表示时间、范围、程度、方式、状态和语气的副词,表示并列、承接、转折、选择、因果、假设和让步的连词,以及各类介词、语气词和叹词,大都具备。后世书面语里的一套“文言虚字”这时已经基本形成。

这个时期又出现了许多双音单纯词(叠音字、联绵字)和大量复合词。前者多见于《诗经》、《楚辞》等韵文作品,如:夭夭、菁菁、冉冉、嫋嫋、喈喈、坎坎、萧萧、飒飒、黾勉、 邂逅、栗烈、窈窕、婆娑、缤纷、缱绻、滂沱;后者普遍见于各类典籍,如:角弓、金罍、羔羊、鲂鱼、旭日、寝衣、蛾眉、云梯、良人、赤子、玄鸟、白茅、二毛、三星、四海、五谷、九有、万舞、处士、征夫、支解、草创、燕居、伫立、宫室、道路、丘陵、声音、朋友、宾客、爪牙、干戈、社稷、缧绁、爵禄、婚姻、奔走、征伐、扶持、教诲、修饰、束缚、恐惧、离别、变化、瞻望、纯粹、悠远、劬劳、枯槁、恭敬。复合构词法在周秦时代的广泛应用为此后汉语创造新词以适应社会生活的需要开辟了广阔的途径。

汉唐时代

在这个长时期里,随着社会经济的进步、文化学术的发达 、 民族接触的频繁和中外交通的兴盛,汉语词汇相应地发生了很大变化。主要的情况是:新词继续产生,书面语和口语词汇的差异逐渐加大,双音词的构成格式多样化,以及外来词成批出现。

这个时期产生的新词里还不乏单音词,以魏晋以后出现的为例,如:店、?、滩、觅、趁、透、蓦、硬、摊、㧐、噇、怕、闹、 帖、剩、懒、瞎、爷、娘、哥、侬、这。但双音词为数更多,特别是表示抽象概念的词大为增加,如:情形、意义、操行、神气、风采、情绪、性质、威信、权力、本领、举止、异同、界限、比喻、考验、揣度、商量、通融、醒悟、差异、均等、错乱、繁华、安稳、光荣、敏捷、冷淡、质朴、公正、风流、仔细、透彻。同时双音虚词也陆续增多,如:往往、常常、每每、渐渐、一再、一向、向来、当即、立地、登时、随时、毕竟、终归、从来、元本、一齐、非常、极其、公然、果然、必定、未必、千万、互相(以上副词)、如若、若或、如其、倘若、假使、设使、虽则、无论、不问、除非、因为、所以、因而、不但、不唯、宁可(以上连词)。这都是汉语词汇进一步充实的明显标志。

就构词法看,这个时期产生的双音词以偏正式和并列式复合词为主,但述宾式和述补式也已出现,如:努力、注意、知心、拼命、下手、障泥、隔壁、临时、吃苦、矫正、制服、说合。此外,魏晋以后出现了一些类词缀成分,如前加的“ 阿”、“ 老”,后加的“子”、“儿”、“头”,从而构成一批附加式双音词。例如:阿大、阿五、阿母、阿谁,老鼠、老鸦、老兄、老姊、老奴、老伧,兔子、鹞子、燕子、蚁子、果子、竹子、刀子、亭子、艇子、袋子、巾子、冠子、帽子、鞋子、眼子、面子、合子、拂子、托子,婆儿、猪儿、狗儿、猫儿、雀儿、鱼儿、花儿、衫儿,阶头、䦆头、膝头、舌头、骨头、手头、心头、地头、日头、东头、前头。

汉魏以后

书面语和口语渐渐脱节,词汇上的差异越来越大。六朝时代的一些文献已经或多或少透露这方面的消息。到了晚唐五代,禅宗语录(如《六祖坛经》、《祖堂集》)和通俗文学作品(如敦煌变文)比较充分地反映出当时口语的面貌 , 其中出现了大量的不见于“正统文言”的词语,是研究近代汉语前期词汇发展的重要资料。

外来词的成批出现是这个时期汉语词汇发展的一个显著特点。早在先秦时代汉语词汇里就有从亲属语言和非亲属语言吸收的外来成分,但它们大都跟固有成分融为一体,难以辨别。西汉以后,由于民族关系的密切和国际交往的频繁,汉语里陆续加入了一些明显可辨的外来词,主要是从西域南海传来的物名,如:蒲陶、苜蓿、涂林、仁频、 槟榔、烟支、茉莉、琉璃、琥珀、氍?、毾?、白叠、箜篌、觱篥、师比、郭洛、??。通过从东汉后期开始的佛典翻译,汉语又从古印度语言(梵语、巴利语和古中亚语言(如焉耆语、龟兹语)吸收了跟佛教有关的大批外来词,如:般若、菩提、南无、伽佗、羯磨、涅盘、阎罗、菩萨、罗汉、比丘、阇黎、头陀、和尚、沙弥、夜叉、泥犁、伽蓝、兰若、招提、袈裟、贝多、摩诃、刹那。其中一部分应用较广,进入了汉语的一般词汇。有一些复音节的词因常用而省缩为单音,如:僧伽(sa凚gha)/僧、魔罗(m╣ra)/魔、塔婆(thūpa)/塔、劫波(kalpa)/劫、忏摩(k▄ama)/忏、禅那(dhy╣ na)/禅、比丘尼(bhik▄u╯ī)/尼、钵多罗(pātra)/钵,而这些单音词又可以作为语素造出许多复合词,如:高僧、僧徒、恶魔、魔鬼、宝塔、浩劫、劫数、忏悔、参禅、禅师、尼姑、尼庵、钵盂、衣钵。此外,在佛典翻译中还出现了大量“义译词”,如:法宝、世界、天堂、地狱、因果、信心、真理、变相、圆满、平等、慈悲、方便、烦恼、金刚、庄严、报应。其中一部分产生引申义,也成了汉语里的通用词。

宋至清

宋代以后中国社会经济继续进步,农副业、手工业、商业和贸易都有较大发展,学术和文艺(包括自然科学和通俗文学)也颇为发达。跟经济、文化的进展相适应,汉语词汇里出现了许多变化和创新。主要表现为:反映生产、生活和学艺的新词大为增多;口语词更为丰富并大量进入白话文学作品;在新产生的词里双音词占明显优势,三音词也有所增加。

在反映生产和生活方面,由于宋代工商业和都市生活繁荣,有关作坊、市场、商行、店铺的词语空前增多。例如:木作、竹作、油作、砖瓦作、裁缝作、碾玉作,米市、肉市、花市、金银市,鱼行、菜行、果行、麻布行、骨董行,面店、酒店、茶店、馄饨店,针铺、漆铺、药铺、绒线铺。同时各种日用消费品的名目也大为增加。以食品中的面、糕、饼、糖为例,如:三鲜面、鸡丝面、炒鳝面、笋竦面、??面,糍糕、蜜糕、豆糕、玉屑糕、镜面糕、重阳糕,烧饼、炊饼、月饼、荷叶饼、菊花饼、芙蓉饼,姜糖、麻糖、乳糖、乌梅糖、鼓儿糖、五色糖。由于农业生产的进步,有关作物品种的词语明显加多。以稻米名称为例,宋代就已有几十种,如:早稻、旱稻、赤稻、小香稻、杜糯、蛮糯、糯米、粳米、红米、黄米、黄籼米、箭子米、黄芒、上秆、冬舂、早占城。又如关于蚕桑业的词语,在宋元时代也已积累得十分丰富,如:桑几、桑笼、桑网、蚕宅、蚕屋、蚕箔、蚕槌、蚕椽、蚕架、茧瓮、茧笼、火仓、抬炉、热釜、冷盆、丝籰、绵矩、络车、缲车、絮车、纬车、经架、捻绵轴。

宋代自然科学和应用技术(如天算、律历、土木建筑、农田水利)进步较大,有不少发明创造和专门著述,元明时代又从近东伊斯兰世界传入一些科技知识和观测仪器。与此相应,汉语里出现了一批新词。到了明末清初,欧洲来华耶稣会士和中国知识分子合作,译述了许多西方科技书籍(包括数学、天文、历法、乐律、舆地、水利、机械制造等),从而汉语里又增添了一批近代科技术语,如:天顶、日球、月球、地球、经度、纬度、仪器、远镜、测算、测量、算术、几何、界说、推论、比例、对数、象限、割圜、直角、椭圆、平面、面积、体积、容积、等边、多边、三角、八线、机器、射线、透视。

自宋代迄明初,由于对外贸易发达,汉语里出现了一些从阿拉伯语、马来语等语言吸收的外来词,大部分是域外特殊物产的名称,如:俎蜡(长颈鹿)、花福禄(斑马)、马哈兽(大羚羊)、金颜香、笃耨香、打麻儿香、祖母绿、唢呐、火不思、沙糊、考黎(海蚆)、押不芦、巴旦杏、荜澄茄、腽肭脐。但通行开来的只有一小部分。

在元代,由于汉蒙民族接触密切,不少蒙古语词渗入汉语,见于杂剧等作品,如:抹邻(马)、兀剌赤(马夫)、米罕(肉)、答剌孙(酒)、铁里温(头)、撒因(好)、牙不(走)、约儿赤(去)。其中作为外来词在汉语词汇里巩固下来的不多,除了少数几个例外,如驿站的“站”、好歹的“歹”。此外,今天还在使用的把势、胡同、蘑菇、褡裢,大约也是元代以后从蒙古语吸收的外来词。

这个时期是汉语口语词汇大发展并源源进入语体文学的时期。从南宋到清代,各种体裁的白话作品(如南戏、诸宫调、杂剧、平话、小说)与日俱增,较为完全地显示出近代汉语各个发展阶段的词汇面貌。从宋元话本和明清小说所反映的当代口语状况可以清楚看到汉语词汇一步一步接近它的现状的历史进程。

鸦片战争以来

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社会经历急剧的变革,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的新事物、新概念层出不穷。社会生活和人们思想的巨大深刻的变化推动着汉语词汇迅速发展,不断创新。

从1898年戊戌变法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50年间,汉语里增加了许多新词,其中绝大部分是双音词,小部分是三音词,也有少数三个音节以上的词。词汇增补的主要来源是:①自创新词。例如:总统、国会、法院、公司、火车、轮船、飞机、炸弹、水泥、纸烟、罐头、电影、钢琴、邮票、执照、拍卖、汇兑、民工、机车、壁报、剧本、金笔、胶卷、部门、机构、集体、骨干、阶段、功能、因素、总结、精简、显微镜、收音机、消炎片、降落伞、羽毛球、游击队、儿童节、意识形态、唯物史观。②借用日语汉字词。例如:总理、议会、政党、主义、代表、干部、协议、选举、否决、机关、法庭、警察、宣传、讲演、情报、标语、时事、银行、企业、市场、学位、权威、课程、美术、讲座、会话、座谈、演奏、喜剧、标本、图案、索引、出版、现实、环境、要素、前提、作用、性能、原理、积极、绝对、肯定、场合、手续、引渡、打消、取缔、俱乐部、混凝土。③吸收印欧语词。例如:沙发(sofa)、扑克(poker)、咖啡(coffee)、可可(cocoa)、 苏打(soda)、吐司(toast)、吉他(guitar)、尼龙(nylon)、坦克(tank)、雷达(radar)、绷带(bandage)、引擎(engine)、逻辑 (logic)、幽默(humour)、摩登 (modern)、维他命(vitamin)、模特儿 (model)、托拉斯(trust)、布尔乔亚( bourgeois)、歇斯底里(hysteria)、卡片(card)、雪茄烟(cigar)、法兰绒(flannel)、吉普车(jeep)、蜜月(honeymoon)、超人(╇bermensch)、下意识(subconsciou-s)、闪电战(Blitzkrieg)、时代精神(Zeitgeist ) 、黑客 (hacker) 。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社会政治状况变更之大之快为历史上前所未有,诸如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马列主义的传播、经济建设的开展、文化教育的普及、科学技术的进步、国际往来的频繁、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精神风貌的改变 , 无不促使汉语词汇发生种种变化。这些变化表现在各个方面,例如:①政治、哲学用语大普及,有的成了常用词。如:政策、策略、方针、口号、阶级、成分、党派、民主、协商、谈判、立场、观点、思想、意识、理论、实践、现象、本质、抽象、具体、主观、客观、相对、绝对、量变、质变、感性、理性、对立面。②科技、卫生用语大发展,有的进入了一般词汇。如:宏观、微观、塑料、磁带、电脑、软件、频道、激光、扫描、遥控、缩微、复印、录像、半导体、显像管、溃疡、血栓、发炎、休克、抗体、疫苗、镜检、输液、造影、免疫、气功、理疗、抗菌素、心电图。③不少词语的意义或用法有了新的扩展。如:“革命”可指在共产党领导下从事任何有益于国家人民的工作;“斗争”可指用体力或脑力来解决问题或克服困难;“同志”可指人民群众的任何一员;“群众”可指人民中每一个人,又为“领导”或“党团员”的对称;“集体”可指每一个人所在的若干人组成的总和,又为“全民”或“个体”的对称;“单位”可指机关、团体,或属于一个机关、团体的各部门;“叔叔”可指跟自己父母同辈的任何男子;"态度"可指一个人对任何事情的看法和采取的行动;"精神"可指重要文件或高级领导人讲话的要点。

在构词法上也有一些新的趋势:①复合词仍以偏正式和并列式为主,如:工地、车间、能源、侨胞、国格、新秀、普查、扩建、赊销、空投、筛选、项目、环节、效益、拼搏、离休。但述宾式、述补式和主谓式也有发展,特别是述宾式出现较多,如:供电、分洪、截流、脱粒、投料、待业、夺魁、投标、合资、创汇、挂钩、牵头、保健、务虚、碰硬。②一些构词成分词缀化,由此构成的附加式复音词逐渐增多。以带后加的"性"、"化"、"员"、“家”的词为例,如:计划性、技术性、趣味性、知识性、全民性、综合性、可行性、主观能动性,绿化、老化、大众化、绝对化、一元化、年轻化、专业化、制度化,炊事员、饲养员、邮递员、售货员、驾驶员、理论家、实干家、改革家、美食家、社会活动家。③简称不断出现,不少简称因常用而转化为词。如:统一战线/统战、武装警察/武警、化学纤维/化纤、民用航空/民航、电视大学/电大、体格检查/体检、空气调节/空调、展览销售/展销、旅行游览/旅游、表示态度/表态、节约能源/节能、失去控制/失控、少年先锋队/少先队、奥林匹克运动会/奥运会。

改革开放的三十余年来,中国社会取得了长足的巨大进步,语言中便产生出大量的新词语来反映新事物、新风貌,如“爆棚、复读、家教、军嫂、另类、特首、体彩、外企、知本家、自驾游、公众人物、观光农业、远程教育”等。当然也会有腐朽思想沉渣泛,语言中也同样会出现一些词语对其加以反映,如“二奶、人蛇、色狼、血头、一夜情、暗箱操作”。

现在,全球化、信息化的飞速发展已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思维方式以及语言方式,其中最为典型的是青少年中的“新新人类”、“e一代”。如果说网络传播的快捷性加速了新词汇的发展,那么就是网络交互的隐蔽性滋生了新词汇的胚芽。在全世界文化趋同的趋势下,其中不甘平庸的“新新人类”们为了凸显自己独特的个性而追求标新立异与众不同或是出于吸引他人注意的心理,于是就对我们的规范字大动手脚,并在网络上大肆传播。另一类人,则是出于保护自己隐私的原因,就即兴发明了一种作为相互之间身份辨别的符号,如同学之间聊天用的符号。还有一类人则是在聊天的过程中出于简单便捷的目的而使用这些已被大家所熟知并认同的新词汇。“这种由于语言的历史积淀,语言间的接触影响,语言要素创新时的冲动,语言使用者和语言使用场合的千差万别等因素的影响,语言实在不容易纯洁。但是语言生活应当健康,也有可能健康。”这是一个多元文化现象,因而多元文化思潮或许可为我们科学看待和妥善处理这个问题提供一种新的视角。

新词汇“入侵”了传统的媒体。“PK”(英文单词或词组的缩写,目前常指Player Kill,网语词汇之一,意为两人对决)一词,要是五年前出现在大众媒介上,所有受众都会感到云遮雾罩,不知所云。可是,随着2005年湖南卫视“超级女声”节目风靡各地,其中一个叫“PK”的环节,使“PK”一词在大众传媒上频频出现,并逐渐演变成包括单挑、搞掂、末位淘汰等多重延伸意义的新词。如果加上诸如“秀”“歇菜”“粉丝”“雷人”等层出不穷的网络语言,对社会新闻进行归类提炼的“被就业”“口头捐”“钓鱼执法”等新词,以及“WTO”“CEO等外来词、缩略词,“大拿”等方言,再加上纸媒以外传统媒体大量新词汇的使用,目前各地、各媒体中没有使用新词汇的恐怕已难找出几家。可以说,新词汇“入侵”新闻报道已成不争的事实。这给广大新闻工作者出了一道难题:如何以客观、科学的态度,对其作出合乎理性的取舍。对这些建立在动态语言系统之上、以网络为主要载体的新词汇,其甄别和适用范围,国家语委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并未作出专门规定。但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语言现象,不少专家学者对此做过深入探讨和研究。目前新闻业内人员对新闻报道中使用新词汇孰是孰非也尚无定论,但多数意见是:那些具有典型性、便捷性、形象性、诙谐性、不可替代性,较符合语言发展规律、规范,并符合社会需求的新词汇,才有可能被认可、吸收到主流语言体系中,才能供新闻报道筛选采用,反之,就只能是短期小范围流传,也会被大众传媒摒弃。摒弃不良新词汇。

新词语就是这样随着社会发展的要求,一波一波地出现在我们的语言生活中。正是由于词汇的这种生命律动,才使得我们的语言在与社会的因应中获得吐故纳新的发展。

从有文字记载以来,汉语词汇经过3000多年的历史进程,发展到现在已是面目全新,无比丰富。随着中国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前进,汉语词汇将越加丰富。

汉语词汇来源于佛教

汉语中的这些词汇都来源于佛教

两汉之际,佛教传入中国,许多佛教典籍禅宗不立文字,以心印心(资料图)

也陆续被翻译成汉语。而让你想不到的是,时至今日,很多我们日常生活中朗朗上口的词语也都来自佛教用语。

刹那

梵语“Ksana”的音译。佛典中“刹那”指“时之极微者”,即非常短的时间。“刹那无常”、“刹那生灭”、“刹那三世”等也是佛教用语。现在人们还常用“一刹那”、“刹那间”等词。

现身说法

佛教宣称释迦牟尼能显现出各种各样的形象,向不同的人讲说佛法,是为现身说法。后来指以亲身经历为例证,对人进行解说或劝导。现身的意思已经由显现人身变为亲身经历。

抖擞

很难想象,该词原是佛教头陀(dhata)的别称。所谓抖擞,就是僧人修持的一种苦行。修苦行的僧人,能断除对饮食、衣服、住处等贪着烦恼,就像去掉衣服上的灰尘一样。

心无挂碍

挂碍即牵挂。原为佛教用语,指内心没有任何牵挂。玄奘所译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中有:“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群魔乱舞

据说释迦牟尼佛坐在菩提树下入定的时候,魔王波旬率领众魔千方百计地来捣乱、搔扰。佛陀不为所动并降服众魔,魔王只好率领群魔退去。与魔王的斗争,事实上就是与“自我”、与“心”的斗争。战胜自我,这是全世界最难的事,而佛陀做到了。

大彻大悟

彻底的觉悟,达到“不生不灭”的地步,属于大菩萨的境界。现在连我们凡人也可以使用这个词了。

海阔天空

唐代大历年间,禅僧元览在竹上题诗:“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表达了禅宗自由自在的广阔胸襟和活泼的禅机。后改变为“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

三生有幸

三生,佛教指前生、今生、来生;有幸,形容极大的幸运。三生都很幸运,形容运气、机遇极好。

前因后果

因是能生,果为所生。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这就是佛教讲的因果关系。

作茧自缚

自因自果。苦果、逆境,都是自己的恶业所招致,不必怨天尤人。

自作自受

自己造下的业因,由自己承担后果。

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今日之果是当初之因的延续。众生在尝到苦果之后才“悔不当初”,而菩萨深明“因果”之理,终无懊悔。故曰:“众生畏果,菩萨畏因。”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比喻做了什么事,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出自《涅盘经》:“种瓜得瓜,种李得李。”

生老病死

佛教认为,人生所必经的四种痛苦,也称为(果报)四相。

愁眉苦脸

“愁眉”是古代一种化妆术。“苦脸”源于佛教。佛教认为人生就是个苦海,并称人的脸形天生就是一个“苦”字:双眉是草字头,两眼与鼻子合成中间的“十”字,嘴下面是“口”,加在一起就成了一个“苦”字。

习气

指现行的烦恼历久而形成的种种积习。

烦恼

指能扰乱心性的因素。人的根本烦恼就是贪、嗔、痴三毒。

尘缘

指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因六尘是心的所缘,能染污心性,故称尘缘。

差别、平等

在佛学上,这是两个相对的概念。“差别”指事物的差异、不同,针对平等而言,是妄念的反映。舍离差别之见,才能达到开悟境界。如众生平等,怨亲不二,即是无差别境界。而所谓“平等”,并不是抺煞现象上的种种差别,而是不去执着这种差别。

心猿意马

指躁动散乱之心如猿猴攀援不定,不能专注一境。意则犹如奔马,追逐外物。心猿意马之心乃是妄心,佛家把心猿意马视为修道的障碍。

痴心妄想

指愚蠢荒唐、不能实现的心思和想法。痴,佛教又称为“无明”,是贪、嗔、痴三毒之一,为一切烦恼之源。不明是非善恶的污染之心,叫作“痴心”。

家贼难防

佛教以色、声、香等六尘为外六贼;以眼、耳、鼻、舌等六根为内六贼。家贼即内贼。

盲人摸象

为《涅槃经》卷三十二所载的一则故事。比喻对事物只有片面的了解,就妄下结论。

镜花水月

镜中花、水中月,常用来比喻虚无缥缈的东西。《景德传灯录》卷十四载:“三界六道,唯自心现。水月镜像,岂有生灭?”

爱河

爱欲浸染人心,使人溺没而不能自拔,故喻为爱河。苏轼有诗云:“欲平苦海浪,先干爱河水。”

欲火

形容情欲炽盛如火。《楞严经》卷八详示,其业因、业相、业果皆如猛火。

婆心

即“老婆心”之略,源出禅门。有些禅师诲人不倦,絮絮叨叨,犹如老婆子饶舌,丛林中称为“老婆心”、“老婆禅”。今演为“苦口婆心”。

解脱

佛教指脱离妄想烦恼的束缚,脱离生死轮回的痛苦,获得自在无碍。

别具只眼

另有一番独特的眼力与高超的见解。“只眼”,慧眼,第三只眼——天眼,顶门具眼也。

一尘不染

色声香味触法,是眼、耳、鼻、舌、身、意所认识的六种境界。因为它们能够染污人的情识,故称六尘。不被六尘之中的任何一种所染污,就是一尘不染。

一丝不挂

原是佛教用来比喻人没有一丝牵挂。出自《楞严经》:“一丝不挂,竿木随身。”现在指人不穿衣服。

一刀两断

语本《五灯会元》卷十二:“一刀两断,未称宗师。”意思是,虽能干净利落地判断是非邪正,但未能圆融一体,和光同尘,也称不上“宗师”。现比喻干净利落。

一厢情愿

源自佛教《百喻经》。说一个愚人到都城里游玩,爱上公主,相思成疾,几至命危。现指单方面的愿望和计划。

一笔勾

破除一切尘缘。明代四大高僧之一的袾宏(莲池大师)写了七首《一笔勾歌诀》:“五色金章一笔勾”、“鱼水夫妻一笔勾”,合称“七笔勾”。勾是涂去之意。“一笔勾”即“一笔勾销”。

味同嚼蜡

指修行人清心寡欲,淡于世味。语出《楞严经》:“我无欲心,应汝行事。于横陈时,味同嚼蜡。”

割爱

爱是贪欲的别名,位列三毒之首。有爱便有嗔,爱嗔相激,增长惑乱。而世俗的爱,只是虚妄、不净、自私的贪爱,只有断爱、离爱、割爱,才能获得觉悟。

自欺欺人

佛经中以犯妄语者为自欺欺人,五戒之不妄语。

臭皮囊

皮革制成的袋子,比喻人身。“臭皮囊”这句俗语源于《四十二章经》:“天神献玉女于佛,欲以试佛意、观佛道。佛言:革囊众秽,尔来何为!以可诳俗,难动六通。去,吾不用尔。天神愈敬佛,因问道意。佛为解释,即得须陀洹(小乘初果)。”佛把天仙美女视为盛满污秽之物的皮袋子,这叫做“不净观”,专用以破除淫欲。

世界

指有情众生所住的国土。佛教《楞严经》云:“何名为众生世界?世为迁流,界为方位,汝今当知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上下为界,过去、未来、现在为世。”佛家语中“世”即是时间,“界”是空间,“世界”所指的就是整个宏观宇宙。“世界”成为常用语后,所指的只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一切事物的总和。

一弹指

我们现在形容时光短暂常用“弹指一挥间”这个比喻。“弹指”是佛教中的一个时间量词,出自于印度梵语。《僧只律》上解释说:“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名一弹指,二十弹指名一罗预,二十罗预名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另外,“弹指”也是捻弹手指做声的动作,它原本是印度的一种风俗,用以表示欢喜、赞叹、警告、许诺、觉悟、召唤、敬礼、诅咒等。

当下

佛教用语,人能活着和感觉到的只有当下。当下就是现在的这一刻。

晨钟暮鼓

为举行法事时集众而用的法器。唐宋以来,我国各大寺院多在佛殿两侧建钟鼓楼用以悬挂钟鼓。因而晨昏撞钟击鼓已成为中国佛寺的一种传统。

觉悟

“觉”,梵语为bodhi,鸠摩罗什译作“道”,玄奘译作“觉”。佛家以开悟智慧会得真理为“觉悟”。现在指政治上的认识水平。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语本《景德传灯录》:“百尺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

空中楼阁

比喻修行者应筑好根基,循序渐进。

醍醐灌顶

“醍醐”是从牛乳中反复提炼而得到的甘美食品,喻无上法味(最高教义)。“灌顶”原来是古印度新王登基时的仪式:取四大海之水装在宝瓶中,流注新王之顶,象征新王已享有统治四海的权力。密宗沿用此法作为僧人升任阿阇黎(规范师)时的仪式。佛教典籍中用以喻灌输智慧、佛性,除却疑虑,从而心地清凉。

心心相印

心者,佛心;印者,契合、符合。禅宗谓不立文字,不依言语,直以心印心,故曰“心印”。现指心与心互相契合,形容彼此的心意完全一致。

伸手不见五指

我们现在用来形容光线暗。其实,它本是佛教用语,出于《续灯录》卷七:“伸手不见掌。”这句禅语的意思是:悟道的人见一切事物,不加以主观的虚妄分别与憎爱,因为一切事物在本质上是平等不二的。

当头棒喝

禅门认为佛法不可思议,开口即错,动念即乖。为了打破学人的迷执,不少禅师用棒,或用喝,作为施教的一种方式。

天花乱坠

佛教传说佛祖讲经,感动天神,天上纷纷落下花来。现形容言谈虚妄、动听而不切实际。

天龙八部

原为佛教用语,指佛经中常见的“护法神”。诸天和龙神为八部众的上首,故称。后被金庸用作书名。

小品

本属佛教用语。鸠摩罗什翻译《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将较详的二十七卷本称作《大品般若》,较略的十卷本称作《小品般若》。可见,“小品”与“大品”相对,指佛经的节本。因其篇幅短小,语言简约,便于诵读和传播,故备受人们的青睐。

智慧

梵语般若(Prajna)的意译。佛教谓超越世俗虚幻的认识,达到把握真理的能力。

目前读音

目前:mùqián

目前英文

Now:现在 此刻,目前;

Nowadays:现今,时下;

Today:现今,在当代目前 ;

At present:目前,现在;

At the moment 眼下

目前例句

目前我掌握的材料有很多。

虽然我很想买下它,但目前我只有这么多钱。


相关推荐:www.126926.net www.199199vip.com www.599829.net www.599829.net www.599829.net 金属制品 物流加盟 拍卖品
后来(新青春成长励志杂志)
没有了